我們需要更多不同的設計師   Dec. 12. 2011

 

科技產業無論從個個面向,在我們的社會中都是一大主流。由代工時代開始,世界各大消費性電子產品都由台灣製造甚至設計。在科技產業的設計師們是除了學術研究機構以外,最先接觸到互動設計的一群人。近年來經由轉型,科技產業從代工進入了自有品牌的時代,由科技產業孕育出來的設計師們也在世界各大獎項中展露頭角,間接證明了我們在UI, UE, UX等領域的蓬勃發展。但,這就是互動設計?多元性的設計領域在這個產業中淪為非常單一的發展方向。而在已經狹隘的定義中,設計師們更狹隘的探討何謂「好」的UI設計。Human-centered design淪為無意義的設計台詞。似乎只有跟隨User-centered的UI設計,消費者才能達到消費電子廠商強迫推銷給我們的那個「美好世界」 。Don't get me wrong,個人由衷地敬佩在各個UI領域專研的設計師們,就是因為深入的研究,我們的UI設計才能在世界上的消費性電子產品領域中跟先進國家並駕齊驅。但我們的社會是個容易聚焦跟一窩蜂的環境,連強調差異性的設計領域跟設計師們也相同。一眼望去每年的設計師週,連外行的朋友都會質疑為何大部份的展覽都著重於設計商品的販賣?也許這歸咎於我們是個推從商品的社會,又或許身處在同一個領域中這是我們設計師的盲點。但明顯的,大部份的設計師還停留在於「解決問題」的時代而不是「提出問題」。但這就代表設計對於我們大部份的設計師還只是個工具而不是一門學問。還停留在1896 年Louis Sullivan 的 Form Ever Follows Functions。工業設計不應該只是販賣商品的一種手段,平面設計也不僅代表畫畫海報,而互動設計更不該僅止於流程圖跟使用者研究及界面設計。互動設計除了應該在我們原本就有的水準上繼續耕耘外,更應多元化的朝不同的方向發展,成為一種思考傳達的武器而不是一項大量製造的工具。有另一個世界的設計師們,正如哲學家般地以設計為思考角度對社會提出問題,亦或如文學家創造富詩意的互動文化價值,或是如科學家般的運用設計實驗來驗證想法跟理論。在無限的可能性中,我們世界裡的設計師卻一窩瘋的在賣設計筆記本或比賽誰得了幾個Red dot or G-mark… 而這樣的遊戲規則一路從產業界延伸到學校,只有在國際設計比賽得獎的學生會被醒目的張貼在新一代設計展的攤位上。但老實說,who cares? 另外請別忘了,許多具有啓發性的設計是不能用商品比賽的那把尺來衡量的。  近來偶爾看到幾件令人省思的驚艷設計時,會打從心理希望企業可以請這些出色的設計師來當設計總監,或是期望學校可以請他們去教授設計課程,讓這樣的思考激發更多的想法。讓這些設計師們不用盲目的跟隨這個推崇商品的社會而胡亂接案。讓這些設計思考能注入工業、平面,互動設計中,也許讓這些充滿思想的設計展示於各個國家的現代美術館裡,讓設計可以傳達並影響每年來參觀的千百萬人,讓我們的環境不再只產出「在純白設計商店販賣設計品」為目的或 「在Apple Store上販賣app」 而自我感覺良好的設計師。

 

希望我們的設計能在各個領域中發揮影響且更有啓發性,而不只是盲目的追求功利主義。

 

當思考傾倒入腦,誰還在乎裝盛的容器是不是設計品   Jul. 13. 2012

 

最近看了一個大張旗鼓在入門口跟大家介紹什麼是設計大獎的展覽。展覽裡有各式各樣的「設計商品」,大致上包含更輕量化的腳踏車、節能減炭類型的商品以及有小巧思的設計小物等等。相輔相成的另一邊則是新一代設計展裡得獎的作品,我試著在一堆強調功能性的商品中,痛苦的趕快把它走完。痛苦的不是這些設計不好,相反的,裡面有許多成熟的好設計。這些設計可以看得出來絕對下了許多的苦工及research才可能完成。而有趣的是,另一邊也有個展覽。這個展覽在表面上也是商品展示,但卻有著本質性不同。這個展覽運用商品來傳達一種思考。而對於一個想要擠升設計大國的國家,光產品做的比別人好是沒辦法贏得人家的尊敬的。我想我們也需要更多的設計思考。我們需要更多元化的設計環境。而不只是商品的推崇。當初跟荷蘭Lust設計的創辦人聊實驗性設計時,我很驚訝一個草創時期四個人的團隊如何能保持盈利同時擁有並說服企業接受實驗性質如此強的設計。他只簡單地說這是創業環境的不同。他說「實驗」這個DNA是活在他們的生活中的。企業願意花大錢請他們產出一個前衛的「概念」而不是商品。為什麼?因為看似無商業性質的設計概念很可能激發出更多的可能性。荷蘭我沒去過,但我相信他。因為美國的企業跟設計顧問公司也是同樣的做法。當我看到我們官方單位對於設計的promote方式,我有時還真希望政府能讓專業的來。

 

我們的設計環境跟價值觀已經夠單一了,拜託請別在給大家錯誤的觀念也不要輕忽實驗性設計的價值。多元化的設計一直是我認為我們的設計環境缺乏的一環。每個人都在設計腳踏車,並不代表你設計的腳踏車就一定要強調輕量化,或是低風阻的造型。而畫個鳳凰在車上也不叫中國風。實驗性質的設計除了發人省思,其實是有其商業性的。如果你不知道NONOBJECT這本書, 請試者去找來看。App store 上就有,我也確認了誠品也有賣實體版(Good job this time!) if you prefer。裡面沒有一件作品以商業價值的角度值得被生產,畢竟誰會要花錢買半隻鞋子或是看起來就很不好操作且沒經過user testing的手機跟相機。但請別忽略了「繞路」的設計可以看得到會更多。而Branko Lukic也成立了同名的設計公司。各式各樣的商業設計也沒少做過。這本書及背後的思考為他及他公司帶來的收獲絕對比得了什麼獎大更多。每次看完一個展覽,我都問我自己得到了什麼?這個設計改變了我什麼想法?我是否真的需要大老遠跑去看「設計展」然後得到的訊息是下次要買台腳踏車時,我可以多花幾萬塊選擇更輕量化的設計車款。這不是那些有辣妹走來走去的世貿展就有了?相反的,或許不會有人花錢去買一台新的腳踏車但卻有著生鏽了的腳踏車車體。但這個設計卻改變了人們對於「新」物品的思考。而當我回家後看到有朋友寫著看完展覽後的價值改變,我知道這個設計思考又改變了一個人。所以我想問,你的設計改變了什麼想法?還是只是個套了design story的eye candy?

 

期待看到越來越多發人省思的設計在周遭。

「繞路」Taiwan Designer's Week 2012   Jul. 25. 2012

 

"Logic will take you from point A to point B. Imagination will take you everywhere." -­ Albert Einstein

 

我們都體驗過電子服務帶來的便利性,無論是Email光速般地將訊息傳遞至遠方,亦或者是GPS協助 我們正確無誤的從A點移動到B點。在互動設計師嚴謹的設計流程及巧思下,這些實用且便利的互動設計讓大多數人都能輕易上手。而設計師也在「複製成功的慣性下」重複著相同的設計流程。因為事實證明,以使用者為中心的方法在商業設計這把大傘下是可行的。但這樣的邏輯似乎卻成為綁住創意的那個結。當我們要從A點移動到B點時,大部份人選擇的條件不外乎是快速、省時、且熟悉的那條路。而這就如同當互動設計師著手進行設計時,在嚴謹的使用者測試後,熟手地簡化複雜 的操作流程來降低使用者的學習曲線,表層化底層資訊以減少使用者搜尋的時間。將界面美化後,再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來回修正,快、狠、準地產出成熟的產品並直達目的。這「直達性」的設計流 程不但合乎設計邏輯並可快速到達預定目標,但設計師卻無法在設計過程中經由週遭的「風景」而被啟發。FLOW的意義則代表著跳脫以商業為出發點的單一設計流程,如下列的兩個例子,跳脫兩 點之間最短的那條線,「 繞路」後的互動設計將跟其它任何一門學問一樣,擁有更多元化的可能性。

Serendipitor是Mark Shepard的作品,其設計宗旨為"Help you find something by looking for something else"。除了可將目的地設為random外,當使用者須從A點移動到B點時,Serendipitor 每 次都提供了不同的行進路線。 與一般的導航服務不同的是,「距離」及「時間」不再是這個設計 的首要考量,作品的目的在於過程中使用者與周遭環境的互動。另一個提供「繞路」思考的互動設 計是我在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MDP研究所時期的研究作品Slow Letter。這個設計特意延遲 Email的寄送流程並重新思考訊息傳遞背後的意義。當使用者由A點寄送Email到B點時,這個設計會 依照使用者的定位、收件者的地點以及選擇的交通工具計算Email寄送的時間。而收件者則在Email 寄發同時收到通知並可登入Google Maps觀看信件緩緩寄送而來,而信件內容則必須等到Email寄送 到達後才能查閱。特意延長的寄送過程被轉換成無形的「期待」。Slow Letter在理論上針對了「便 捷性」及「迅速性」等商業互動設計的特點提出質疑及批判,迫使我們思考訊息傳遞的真正意義及 價值或許不在於快速及準確到達。Slow Letter試著從不同角度挑戰並辯證互動設計的本質,使之可用於更深層的思考及評估我們的價值觀。這個設計重新衡量了虛擬文字在電子空間的「重量」,將 「速度」轉化為「情感價值」。當收件者終於收到一封期待許久的Email,時間累積後轉化而成的情感「重量」,其意義將遠超過即時的電子訊息所能提供的價值。

如果user-­centered design是條捷徑,通往著互動設計成功的商業模式,它應該只是通過A點及B點間最短的那條直線。這樣的設計流程或許省時,但卻不一定帶給我們的社會及文化最大的影響及價值。繞個路,互動設計也可以結合心理學來探討人性、融合哲學或科學來辯證道理及真理、搭配文 學來著墨情感、或加入社會學的觀點來批判並反思社會現象而不只是淪為商業利益下的製造工具。

 

期望透過「繞路」與「FLOW」概念,在互動設計裡融入更多專業,並激發出更多引人省思的作品。

 

Serendipitor, by Mark Shepard, was developed at V2_ Institute for the Unstable Media as part of a joint artist residency with Eyebeam Art+Technology Center.

Serendipitor is a component of the Sentient City Survival Kit, a project of Creative Capital.

Serendipitor,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related organizations

Slow Letter, by Chiao Wei Ho, was designed and developed at 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Graduate Media Design Program as part of his thesis project I.N.T.E.R.V.A.L.S.

Design : Chiao Wei Ho

Advisors : Phil van Allen, Molly Wright Steenson, Garnet Hertz, Mike Milley

Programming : Chiao Wei Ho, @Morning Design, Calvin Jung

Slow Letter, photo courtesy of Chiao Wei Ho

......................................................................................................................................................................................................................................................................................................................................

Copyright © 2005 – 2012 Chiao Wei Ho Interaction Design Lab. All rights reserved.